一直在填坑,从未间断×
民工家都爱!!!!
片宝!咸鱼!坡坡!刚狗!!
洼田正孝/佐藤健/山下智久/龟梨和也/羽生结弦/成宫宽贵/坂口健太郎/生田斗真


微博:炮兽兽

【冥界骨科】骨生花1

啊啊啊开心!!骨科好吃!!!

-拈花温酒-:

·鬼使黑×鬼使白


·ooc 我流黑白不吹也不黑,背景囊括yys原作游戏中国神话和日本奇谈,极尽奇奇gaygay之能。


· @炮兽不是受受 0103生贺








冥界和传说中的一样,是个阴暗潮湿的地方。这里似乎永远看不见晴天似的,乌云盖顶,黑色和灰色铺成的天空绵延千里。


黑羽跟在鬼使白身后过了鬼门关,他一直努力的想要再往前一些和这个漂亮的年轻人并排,但鬼使白手里的招魂幡总是看似不经意的横在他胸前,叫他不得如意。


黑羽爱说话,总闲不住这张嘴,缠着鬼使白同他讲话,但对方全像是没听见一样,只自顾自走自己的路,只在黑羽落后他几步的时候才会给点反应,停下来等一会儿这个魂魄。他们在这种诡异的寂静里走过黄泉路,然后在三生石和奈何桥前停下脚步。


孟婆和她那口可笑的大锅已经等在望乡台边,冲他们遥遥招手。


“去吧,”鬼使白说,“记得要喝孟婆汤,不然放不下前尘旧事的魂魄要在忘川河里站上一千年,那滋味可不好受。”


他说这话的时候终于肯将那副令人讨厌的、半遮在脸上的面具稍稍抬起来一些,露出一副苍白的脸和好看的红色眼睛。


黑羽没有动,也没有说话。


他像是被一道惊雷劈中,一瞬间失去了所有反应和表达的能力。那些汹涌而来的记忆飞快的从他眼前闪过,空荡荡的魂魄突然被刻骨铭心又歇斯底里的思念溢满了,这让他黯淡的身躯一瞬间拥有了活人一般的生动——


“你……”黑羽伸出手,想要摘掉鬼使白脸上的那副面具。


这不解风情的阴差毫不留情的用手中的招魂幡拦住他:“你该走了。”


面前的年轻人眼睛里闪烁的光快速的消失了——甚至变得更加暗,黑色的瞳孔像是深的使人望不到底的潭水,将所有的苦痛和挣扎都牢牢的淹没。


这是一件多么显而易见的事情啊,他相依为命的亲人轻易的就把他忘记了,多少年的午夜梦回和等待只留给他一句话——你该走了。


年轻人抬起头:“你……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?”


“我没有名字,但他们都叫我鬼使白。”


黑羽扯着嘴角,难看的笑了一下:“你有名字,你叫月白,是个好听又招人喜欢的名字。”


鬼使白沉默着没有说话。


“对不起,”他说,“我想不起来了。”


黑羽挥挥手,示意他没关系。“再问一个问题,”他说,“阎王殿怎么走?”


 


鬼使白看着年轻的魂魄一溜烟从他身边跑走了。这个人——这个曾经的人身上好像有耗不尽的热情似的,一路和他说个没完。他是往返于地府和人间之间的阴差,为无数游荡的魂魄引过路。不论是生魂还是死魄,看见鬼使白总是沉默的,只有这个人——他好像是巴不得快些离开人世一样。


真是个怪胎。


“哎!”鬼使白冲黑羽远去的方向喊,“我叫月白,那你叫什么名字?”


年轻人隔了老远,竟还能听见他的声音,他转过身,两只手合成了一个喇叭状:“我是你哥哥!叫黑羽!”


鬼使白扶了一下面具,让自己漂亮好看的脸再一次被隐在漆黑的阴影里。胡说,他心想。他没有哪怕一点儿人间的记忆了,也从来没想起来过自己还有一个哥哥这件事。


鬼使白想着黑羽这个人,觉得这件事很像是他能够开出来的玩笑。


 


tbc


眼见着元旦了,顺便拜个早年吧。



评论(2)
热度(37)
  1. 炮兽兽最近想当现充-拈花温酒-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啊啊啊开心!!骨科好吃!!!

© 炮兽兽最近想当现充 | Powered by LOFTER